?
k180次列车开行49年拿下几十项荣誉!背后还有这样的故事
  作者:admin     发表时间:2019-09-08     浏览次数: 次    

  这趟郑州最早开往北京的客运列车,至今已开行49年。其间,车次几经调整,但不变的是它始终代表着郑州铁路的最高服务水准。这也成为首选的原因之一。

  K179次是回程的车次,两趟车由郑州客运段北京一队担当乘务工作。49年来,一代代北京一队人为这趟车拼下23项国家级荣誉、70余项省部级荣誉,更将“红旗列车”这一旅客列车的最高荣誉保有了35年。

  这背后,是他们用高于其他车队一倍的劳动强度,换来了“物见本色、一尘不染”的车厢卫生,车队总结形成的“轶梅温馨服务法”在全局推广

  红旗列车,是铁路系统评比旅客列车的最高荣誉,评选范围为“三进(进京、进沪、进穗)”列车(进京列车又代表着一个路局的最高服务水准)。

  除了时刻好,卫生好、服务好是许多乘坐过K180/K179次旅客的普遍印象。能成为并长期保持“红旗列车”的荣誉,正是凭着这两点。

  卫生好到什么程度?拖过的地面,人穿着白衬衣在上面打滚不会脏;卫生间便器闪着不锈钢的金属光泽,四壁一尘不染;将垃圾桶桶拉出来后,连垃圾箱内壁也光亮如新。

  这并不是新近才这样的,过去几十年一直如此。“物见本色、一尘不染,是北京一队对卫生一以贯之的要求,旅客能看见的、看不见的地方,我们都这样要求。”北京一队队长刘方说。

  过去,绿皮火车车厢密闭性差,采暖、烧水全靠烧煤,一趟车跑完车厢板壁蒙上一层灰再正常不过。这种情况下,要想保持车厢卫生,是件极难的事。而能做到一尘不染,可以想见乘务人员要付出多少精力。

  “供水开路 卫生起家”,人们这样总结红旗列车的出彩心法。除了卫生,北京一队还有优质的服务。

  目前,由北京一队干事孙轶梅探索总结出的“轶梅温馨服务法”,已经从一个车队的服务法,推广到中国铁路郑州局集团公司所有车队,2012年被原铁道部政治部命名为“全国铁路党内优质品牌”。

  这一服务法包含六声、六做、六优先、六主动等“六个六”。其中,“六声”是要求旅客上车时有迎声、旅客问询有答声等,“六做”是做小孩的阿姨、老弱旅客的拐杖等,“在红旗列车上,车票就是请柬、旅客就是亲人。”孙轶梅说。

  1997年,铁路系统面向社会招工时,孙轶梅以临时工的身份穿上路服。临时工就得过且过?对她来说,不存在的。

  “人家是铁饭碗,我们是泥饭碗,不好好干就会被淘汰。在亲戚朋友眼中,能到铁路工作是很体面的,来到铁路上非常不容易,我非常珍惜。”后来,孙轶梅的身份从临时工转成集体工,“就更加融入了这个集体,也更想为她做些什么。”

  轶梅温馨服务法在2010年形成,很快从班组推广到车队,又被推广到全局。“过去前辈们也是这样在做,只是大家没有系统地总结出来。”孙轶梅这样认为。

  河南商报记者了解到,北京一队职工的工资相比其他车队的同事,也只是每个月多了100元的红旗列车津贴,“劳动强度比其他车队应该高出有一倍”。显然,这种认真和极致的动力,并不来自于工资。

  北京一队书记雷俭华刚到任不久,之前她在另一趟红旗列车上工作。对于这种动力,她的认识可以提供参考。

  “我不是新人,也不是新入路的,但到了队史馆后,看到那些沉甸甸的荣誉,马上变得压力很大。让你清晰地认识到,到了这个集体,必须干得最好,标准得最高。”雷俭华说。

  更早加入北京一队的队长刘方,来之前已经获得了铁路系统最高个人奖项火车头奖章。在她看来,“不管你是谁,加入这个集体,能明显感到有一种神奇的力量,它促使你各方面都要为先必夺、为旗必争。”

  刘方说,对许多人来说,在郑州客运段,北京一队是个“不可触及的梦”,是乘务系统的北大清华,在这工作既是荣耀,也是责任。

  高铁越开越多,普速愈显“没落”,环境和旅客构成都有大不同,北京一队这样干还有必要吗?

  其实,不用北京一队的人来回答,如果去过他们的队史馆,便会找到答案。49年的历史,攒下的荣誉,沉甸甸的。而每个新入队职工,都会到队史馆学习,乘务员们说这就仿佛在跟过去的前辈们对话。

  对这个问题,刘方认为,虽然高铁对普速有分流,但这几年来,红旗列车的上座率和美誉度一直没变,他们的服务理念也都没变。

  “既然是红旗列车,不管现在还是过去,我们都要把服务旅客的初心、传统保持下去。”她说,如今车队的服务理念和卫生标准,红姐图库资料。在某种意义上说要求得比过去更细、更高、更严。

  所以,每天下午6点半,在位于郑州五里堡的郑州客车车辆段,乘务员们就早早地上车整备,卧铺车厢的被角要捏成豆腐块,地板还是能滚白衬衣的干净,旅客休息后每节车厢乘务员都按计划在三间一档(乘务间、洗脸间、卫生间、风挡)搞卫生夜突击,列车到站入库后还会做3个小时左右的终到卫生补强,对各种乘务标准、要求、处置方法等烂熟于心。

  这些,都是K180/K179次在1985年获得“三进”列车评比第一名后,保有红旗列车荣誉35年的原因。

  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,传统在传承,并有创新,让这群平均年龄37岁的北京一队人都在快速成长。

  一个例子是,在去年郑州客运段招聘预备列车长的考试中,招聘60个人,北京一队考上22个,占比近37%。这足以体现北京一队人员素质之高、向上力之强。

  再回到开头的那个问题,你想想,这个群体会让K180/K179次这趟红旗列车的卫生、服务标准降低吗?

  比家里的卫生间还干净,是北京一队队长刘方添乘时常听旅客说的。刘方说,这是乘务员用钢丝球一点点打磨出来的。

  这里的“打磨”二字,不难看出,对待卫生,北京一队的乘务员们像是一个个匠人。仿佛面前的便器,用心雕琢之后将成为无价之宝。

  高标准、严要求下,49年间,北京一队为郑州客运段、郑州局集团公司输送了不少干部,成了名副其实的“黄埔军校”。

  拿跟前的来说,郑州客运段三个高铁车队中,其中两个车队的队长、书记都出自北京一队。

  雷俭华说,相比高铁,普速工作内容更为繁琐、责任更大,比如关车门,“就跟看家门一样,站站都得自检、复检,保证车门锁好,操心程度不一样,所以成长也快”。

  而从北京一队走出去的列车长,也能将其他车队的服务带动提升。这样,整个郑州客运服务水平也会随之提高。

  “说白了就是要求得很细,要求工作做好、做极致、做到完美。同样是卧具整形,我们就要求被子叠成豆腐块,其他车上可能叠整齐就完了。”孙轶梅说。

  “我认为不好模仿,多少年来,这种传承已经刻到骨子里了,每一代人都是这样去干的,一直没变。别人也能去学,但没有这种精神,可能坚持不下来。”孙轶梅说,更何况红旗列车的理念、精神就是“追求卓越、永不满足”。

  前阵子正热时,在郑州客车车辆段不通电的闷热车厢内,河南商报记者看到乘务员们正拿着牙签、小钩子、牙刷等工具,打着手电,一带点去钩、去刷边条死角里的污垢,一身大汗、干得起劲。





Copyright 2017-2023 http://www.myitmd.com All Rights Reserved.